新闻资讯
鹅苗
鹅苗
鹅苗
banner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1949年南京“五厂”迁台内幕
发布者:12博官网 点击: 发布时间:2020-09-15 04:57

  最近有新闻称,未来几年内,我国将分五个阶段逐步淘汰普通照明白炽灯。届时,在中国“辉煌”了百年的白炽灯,将彻底退出人们的日常生活。科技的日新月异淘汰了白炽灯,但对家住迈皋桥的董其铭先生来说,他的白炽灯情结永远不会被淘汰。

  60多年前,董其铭是中国唯一一家国有灯泡生产企业的员工,作为当时的高科技产品,他们厂生产的“电工”牌白炽灯行销全国、供不应求。1948年底,败退台湾前,曾想将包括这家厂子在内的五家高科技工厂迁往台湾,然而最终却因种种原因没有成行……在迈皋桥家中,董其铭向记者披露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往事。

  1948年12月底,南京和平门外迈皋桥长营村的南京电照厂里,一则消息在工友们中间传开了:“我们的厂子马上就要迁去台湾了。”

  这则消息在工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。他们中的大多数是江南人,到南京来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离家近。厂子迁移,意味着他们也要背井离乡,大家自然舍不得。然而,舍不得也没有办法。自上而下的迁移命令已经到了。这纸命令,发自当时的最高统治者蒋介石。

  1948年底,解放战争发生重大转折,从相持阶段进入大举进攻,人民解放军逼近长江。眼看大势已去,心力交瘁的蒋介石将迁台计划付诸实施,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“抢救”国有资产计划。

  1948年12月22日,蒋介石亲自召见资源委员会委员长、被称为中国“工矿泰斗”的孙越崎,下令南京电照厂等五厂(另有南京无线电厂、南京有线电厂、南京电瓷厂、马鞍山机器厂)迁往台湾,“限1月11日迁出南京”。

  为了保证厂子顺利离开南京并落户台湾,蒋介石任命时任南京电照厂厂长沈良骅为五厂迁台委员会主任,负责迁移具体事项。随后,蒋介石又下令,垫拨“五厂”拆迁费1250万金圆券、建厂费3770万元。

  然而,尽管蒋介石一再催促,沈良骅却一直不愿意搬迁。沈良骅早年留学国外,他在国外看到科学技术发展和人民富裕,早有一颗科学救国之心。如今,电照厂刚刚建成不久,技术上、生产上蒸蒸日上,却被勒令迁走,沈良骅自然不愿意。他秘密与中共南京地下党取得联系,决定“工厂不搬迁,就地迎解放”。

  然而,沈良骅深知,工厂在蒋介石眼皮底下,不做点样子肯定不行。于是,他无可奈何开始“拆迁”。他让员工把一些机器、设备、贵重材料等装箱1025件,搬运到下关码头。随后,趁人不注意,又偷偷运回工厂,并组织员工巡逻护厂。沈良骅还经常找员工谈话,稳定人心,并和大家一起研究工厂不搬的措施。

  搬迁的事情就这样一拖再拖,到了1949年1月21日,蒋介石宣布下野,李宗仁代理总统。原以为搬迁的事情就此了结,可是三个星期后,资源委员会忽然接到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从上海打来的电报,声称奉蒋介石之命,催促南京五厂速迁台湾。孙越崎接电后,立即请各厂负责人来开会研究对策。在会上,孙越崎分析当时的形势,认为蒋介石面临的事情很多,也许拖一拖可以混过去。电照厂厂长沈良骅挺身而出,表示拒迁是大家的愿望,各人应该分担这个风险,并提出具体办法以应付局面。到会的各位总经理、厂长也纷纷表示坚决支持。最后,大家一致决定:工厂不迁,电报不复。

  然而,一波未平、一波又起。1949年2月12日,沈良骅接到南京卫戍司令部命令,让他到司令部谈话。大家都明白此行凶多吉少,然而,电照厂的副厂长吴祖垲却挺身而出,表示愿意主动陪沈良骅前往司令部。

  两人商议好,沈良骅进司令部去谈话,吴祖垲在司令部大门外等候。沈良骅告诉吴祖垲,如果他进去谈话两个小时后还不出来,吴祖垲就赶紧去资源委员会报告,并设法营救。

  做了最坏的打算后,驾驶员周鸿楚开着厂里唯一的一辆小汽车送二人去南京卫戍司令部。沈良骅进去以后,卫戍司令部的头头责问他为什么还不搬迁,沈良骅找借口,就说厂里没有宽路,设备没法运出来。这是个很好的理由,司令部的头头信了,承诺将赶紧修路亲自安排交通,并指示沈良骅:“南京电照厂则必须迁台”。

  沈良骅在卫戍司令部内巧妙周旋时,吴祖垲和驾驶员一直坐在小车内焦急地等候。等到沈良骅安全出来,三人才一起回厂。

  一方面是电照厂的领导与政府、军队相关部门紧张周旋;一方面电照厂的工人们都很纳闷:全国那么多厂子,为什么蒋介石却如此牵挂我们这个厂,而且对厂里的情况了解得这么清楚?

  原来,早在1948年秋,电照厂就来了一位特殊的员工,名叫周天翔。周天翔毕业于美国的哈佛大学,是位高才生。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——蒋介石侍卫长俞济时的女婿。周天翔到电照厂后,看到厂里的制造设备都是从美国进口,在当时属于世界领先水平。

  那么,当时的南京电照厂到底有多先进呢?董其铭那时是电照厂的一位绕丝工,他告诉记者,电照厂主要是生产白炽灯。灯泡在今天绝对算不上什么高科技,但在当时,因为技术壁垒,中国一直无法独立生产灯泡。“那时候,上海也有灯泡厂,但都是外国的厂子。国内也有一些私人的厂子。我们南京电照厂是资源委会管辖的唯一一家国有灯泡厂,是1946年国民政府还都南京以后兴建的。我们的设备80%以上都是进口,是派专人从美国订购的。生产用的钨丝和镍丝也都是进口的,国产的钨丝根本达不到制作标准。”

  “一般人家里,也就用15瓦的。100瓦的价格贵,一般只有大单位和工矿企业才用。”在董其铭的记忆里,当时国民政府的各个部门,都要到他们厂里采购灯泡,“我们的‘电工’牌灯泡行销全国,根本不存在送货的说法。所有的客户,不管是外地的还是本地的,不管是大客户还是小客户,一律上门来提货。销售部门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。”

  这样一个高科技的厂子,周天翔一来就看上了。当时,淮海战役已经动摇了国民政府的根基,蒋介石已经有撤退的计划,于是周天翔就向岳父俞济时建议,应该将南京电照厂迁往台湾。这个提议经俞济时提交后,得到蒋介石的同意,并拨专款迁台。

  蒋介石的命令下达后,周天翔不断催促、询问电照厂什么时候搬迁。周天翔的干扰,对电照厂抗迁台湾是个严重的威胁。后来,厂长沈良骅想出一个好办法,给周天翔一笔经费,让他先去台湾为新厂做准备。周天翔接受了沈良骅的安排。随后,沈良骅亲自陪同周去上海,送他上了去台湾的船。

  1949年3、4月间,解放战争格外紧张时,节节败退,眼看抗迁护厂斗争将要取得胜利。

  4月20日沈良骅忽然接到迈皋桥空军仓库通知,称为了撤退后大批军火弹药不留给,准备引爆仓库,要迈皋桥地区的居民和工厂紧急疏散。沈良骅为了保护电照厂机器设备在混乱中不被破坏,他接报后一边叫职员打电话和有线电厂联络(该厂最靠近空军仓库),希望相互照应,以防不测。另一方面,他立即动员组织工厂护厂队员冒险守卫工厂,分头埋伏在工厂周围进行监护。工厂安全渡过了空军仓库弹药爆炸的危险难关。

  1949年4月16日,南京即将解放,汤恩伯再次催逼电照厂等五厂迅速迁台。然而,沈良骅依旧“按兵不动”。随后,他被政府以“抗令罪”通缉,幸而4月23日南京获得解放,工厂得以保存,他也免于被捕。

  南京解放后,1949年5月7日,沈良骅、吴祖垲代表电照厂全厂员工,向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移交电照厂。至此,电照厂的全部资产和人员移交给了新生的政权。同年12月,电照厂厂长沈良骅调往上海华东工业部任职。副厂长吴祖垲接任厂长。

  1958年,南京灯泡厂试制成功国产14英寸黑白显像管。随后,南京灯泡厂几经更名,最终于1995年成立华东电子集团。

12博官网